媒体披露重庆不雅视频案始末 雷政富开房三次被捉奸

摄影频道 · 10-22

  重庆不雅视频案人物关系图

  重庆不雅视频案之色诱篇:三次开房“捉奸”雷政富

  2008年2月14日情人节这天,时任重庆北碚区区长的雷政富应约来到重庆金源大酒店。这是他与一名叫做“周晓雪”的年轻女子第5次见面,第三次开房。后来发生的事情显示,这一天雷政富过得并不浪漫。二人进入酒店房间不久,即被张进、严鹏及肖烨三人“捉奸”在房,50岁的雷政富从此陷入一场被精心布局的“仙人跳”迷局。

  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本案2009年曾在王立军主导下被警方侦破,但无疾而终。2012年11月20日,自称人民监督网记者的将雷政富与“周晓雪”的性爱视频通过网络公布后,重庆警方立即启动了第二次侦查程序,并最终将相关嫌疑人抓捕归案。

  重庆市政府在2013年5月7日对外公布,包括雷政富在内重庆共计有21名厅局级高官要员深陷不雅视频,并对他们予以不同方式处理。根据重庆警方移交的卷宗资料,除雷政富与周天云,目前尚无法确定以犯罪嫌疑人肖烨为主的永煌公司共拍摄过多少视频及具体涉及到哪些官员。但透过雷政富及周天云的沦陷过程,不雅视频的起承始末,还是可以窥见一斑。

  “捉奸”

  2008年2月14日,情人节。晚上9点半左右,两名男子来到重庆金源大酒店2506房间门口。敲门。一名年轻女子打开房门,二人先后进入,冲着屋内的中年男子与开门女子张口就骂。首先进入屋内的男子张进,32岁,随后进入的男子叫严鹏,41岁,开门女子“周晓雪”,26岁,屋内中年男子雷政富,50岁,时任重庆北碚区区长。

  卷宗信息显示,现场气氛一度紧张。张进以“周晓雪”男友自居,上前推了她几下,大骂“居然背着我做出这样的事情,和别的男人开房”,接着又骂雷政富,“居然搞我女朋友,乱搞男女关系”。雷政富上前解释二人只是朋友,“周晓雪”开始哭泣。这时自称张进雇佣的私家侦探严鹏拿出MP4,向雷政富播放一段视频。视频很短,内容为雷政富与“周晓雪”前一次开房时发生性关系场面。雷政富接受警方询问时证实了上述内容,并称从背景看视频拍摄地点应为蓝剑宾馆。

  综合张进、严鹏及“周晓雪”供述,看完视频后雷政富脸色苍白,一言不发,显得非常害怕,“完全失去一个区长的气度”。雷政富还曾试图抢夺严鹏手中MP4,未果。雷政富后来向警方承认,“很害怕他们公布性爱视频,一旦公布,我会受到党纪政纪处分,会影响前途,所以非常害怕。”此时张进仍旧一副“手舞足蹈、凶神恶煞”要算账模样,一直在哭泣的“周晓雪”告诉雷政富,张进刚出狱,只听公司肖总的“招呼”,雷政富便让“周晓雪”打电话让肖总过来。

  肖烨在接到电话后20分钟左右赶到酒店。肖烨供述,开始他装做不了解情况,首先将雷政富拉进房间卫生间询问情况,雷政富称自己是北碚区区长,随后,肖烨当面呵斥张进并让其与严鹏、“周晓雪”一同离开。之后,肖烨递给雷政富一张名片,并让雷放心,“这个事情我会处理好”。肖烨供述,雷当时表示,非常感谢肖过来处理这个事情,如果有需要可联系他,并递给肖烨一张名片。

  雷政富向警方陈述的过程与肖烨大体相当,只是他称当时跟肖烨讲的话主要是“你的员工太不文明,这个事情你要处理好”。

  随后,肖烨让雷政富离开。雷政富称,“心虚,就立即离开酒店”,走在半路,雷接到“周晓雪”电话,称肖烨埋怨雷政富不打招呼就走。结合肖烨、“周晓雪”的供述,此时二人是同时离开酒店,“周晓雪”听到肖烨接到雷政富的电话说了句,“要得,大哥我们到那里坐一下。”张进称,此时他与严鹏一同打车离开,回到肖烨位于重庆花卉园的别墅,张进向严鹏询问中年男子是谁,严鹏回答,“不要多问。”严鹏则供述,当时他是自己一人回到公司,“周晓雪”与张进一个多小时后一同回来,此时他已经睡下了。

  肖烨、雷政富等5人陈述,整个过程持续时间不长,始终没有出现暴力因素,张进入室后推搡“周晓雪”的动作以及“周晓雪”哭泣的举动都是假装,“周晓雪”的名字也不足取信,她的真名叫赵红霞。

  “洗脑”

  通观整个过程,雷政富与赵红霞的性爱视频是击垮雷政富的致命一环。

  赵红霞供述,之所以愿意拍摄不雅视频,最开始是被肖烨的花言巧语所欺骗,心甘情愿想对他好,为他付出,明知违法也愿意去做,这其中有她对肖烨的个人感情,还有经济利益的驱使,“肖烨承诺赚了钱提成,给钱,跟我结婚”,于是她选择听肖烨的话,放任肖烨的违法行为。这与后来参与此案的谭琳玲、郑某梅等人的表述大体相当。

  卷宗显示,在赵红霞、谭琳玲等在永煌公司期间,她们名义上与肖烨都是男友朋友关系。

  赵红霞于2007年10月进入当时的华伦达公司,此前已与肖烨相识。2007年农历八月初六自己生日这天,赵与肖烨等人一起喝酒,一杯啤酒即不省人事,醒来时发现自己与肖烨同躺在一家宾馆床上,“肖烨强行与我发生性关系”。一个月后,肖烨再次约见,得知赵当时待业后肖烨让许社卿给其5000元,赵颇为感动。当晚二人再次发生性关系,此后确立恋爱关系。之后,赵红霞便到肖烨的华伦达公司上班,肖烨让其隐瞒二人的男女朋友关系。

  赵红霞这一供述与谭琳玲以及另一名曾在永煌短暂工作过的郭姓女子表述相似。据二人表述,她们均是在与肖烨吃饭时醉酒,再次醒来便发觉“与肖烨发生性关系”,尔后与肖烨确立男女朋友关系后到公司上班,但均被告知要隐瞒这种关系。

  卷宗显示,在公司内部,肖烨的形象被许社卿、王建军、严鹏等人描述为“老家在香港,以前结过婚,老婆和娃儿都出车祸离世,现在单身,人很聪明能干,事业心强,家庭条件很好”。许社卿供述,他当时负责为肖烨的公司招聘女孩,只选漂亮、能喝酒的。女孩上班后许会按照肖烨指示跟女孩谈心,肖烨也跟女孩“谈心吹牛谈人生谈未来,让女孩崇拜他”。“现在的女孩都喜欢有钱的老板,肖烨就把自己包装成有钱单身的老板,一般都会和他耍朋友。但也有些不上当的。”

  这个说法得到肖烨妻子柴偲的证实。现有资料显示,柴偲是肖烨第四任妻子,比肖烨小18岁,二人于2007年结婚。2008年怀孕期间,柴偲看到肖烨的手机短信有跟别的女人的暧昧内容,二人经常吵架,肖烨后来告诉柴偲,跟别的女人暧昧是因为要利用那些女人给公司“应酬”一些事情,“肖烨以将来公司找了钱就跟那些女人结婚为诱饵,来控制那些女人心甘情愿为他做事,叫我不要跟他闹。”

  柴偲为肖烨生下儿子后回到公司,为掩盖二人夫妻关系,肖烨让柴偲以其“干妹妹”的身份上班,肖烨亲自带柴偲到人事部门报到,介绍柴偲姓“肖”。柴偲临时起意,为自己化名“肖蔡”。因为是肖烨“干妹妹”,私底下赵红霞与谭琳玲等人均多次问及肖烨身世,柴偲的回复与许社卿等人一致。“我这样做是肖烨教的,他这样做目的是让她们死心塌地做事。我是肖烨的妻子,和他已经有孩子了,早就是一个家庭了,所以决定为他做这件事。”

  到华伦达公司上班后,肖烨经常向赵红霞陈述企业经营艰难。赵红霞供述,不久后的一个周末,肖烨在办公室向其播放一段视频,严鹏在场。视频内容为一男一女的性爱视频,严鹏称视频中女子是其妻子,拍摄性爱视频后现在有自己的实业,“有车有房,过得很好”,并称肖烨也不在乎自己的女朋友这样。

  肖烨此后明确,“作为他的女朋友更应该帮他,为了我和她的将来也应该这么做”。不久,赵红霞答应了肖烨的要求。谭琳玲供述,肖烨对她也有类似举动,她开始并未答应且打算离开,肖烨得知后大怒,“称以前杀过人,要杀我全家”,肖烨的这个说法当场得到许社卿、郑某梅等附和,“吓得我不敢走”,谭琳玲最终留在公司并答应肖烨要求。

  在2009年5月一同离开肖烨后,赵红霞、谭琳玲被许社卿等人告知,她们与肖烨刚认识时所喝的酒中均被下药。郭姓女子称,就她所知道的还有陈、许、苟、刘等4人有此经历。2011年之后为肖烨开车的万姓司机称,在肖烨向其介绍的身边朋友中,有邓、姜、童、夏姓等9名女子为肖烨女朋友。肖烨与许社卿在接受警方询问时未提及上述内容。

  引诱

  答应肖烨之后,赵红霞即以“周晓雪”的名字出现在雷政富面前。

  综合雷政富与“周晓雪”供述,双方第一次联络的时间大约是2007年10月。“有个自称晓雪的女孩多次打电话给我”,雷称,“晓雪”自称是香港华伦达重庆公司推销运动服装展示的推销员,曾多次在重庆五洲酒店见过我,并称想与我见面等。

  此后三个月,“晓雪”多次联系雷政富,雷自称都没有理她。直到2008年1月中旬一天,“晓雪”再次打电话约见雷政富,雷答应在渝中区大世界酒店七楼的茶楼见面。时间是当天下午5点左右。见面后,她自称周晓雪,是重庆工商大学毕业的学生,老家在开县,父母都在深圳打工,在重庆华伦达公司工作。

  这一说法与赵红霞供述略有差异。赵红霞称,她第一次主动给雷发短信即得到回复,此后双方联系紧密。第一次见面是雷政富主动电话约她,她当时正在重庆观音桥耍。双方第一次见面仅是喝茶聊天,便各自离开。第二次见面是2008年1月下旬的一个下午,相隔第一次见面大约一周。这一次周晓雪打电话约雷政富到江北大石坝的博客歌厅唱歌,雷政富于当天晚上8点多到达,当时只有两个人在场,唱歌大概一个小时。

  雷政富称,周晓雪唱歌的过程中告诉他,和他在一起很开心,雷政富便说二人可以做男女朋友,周晓雪应允。唱完后各自回家。

  大约又过一周,双方第三次见面,雷政富称,依然是周晓雪打电话相约,电话里,“她说很欣赏我的歌声”,并再次邀请雷到博客歌厅唱歌。唱歌中,周晓雪向雷提出歌厅太吵,就约雷到蓝剑宾馆开房。雷同意后,周晓雪便先去蓝剑宾馆客房,后打电话通知雷前往房间。雷政富说,进入房间后,周晓雪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并喊雷上床,雷就上床与周晓雪发生了性关系。对这一次见面情况,赵红霞的供述则为:当时雷政富拿了1000多元让她去蓝剑宾馆开房休息,赵用自己身份证开房,后将房间信息告知雷,雷接到信息后到宾馆,二人发生性关系。

  赵红霞供述,到房间后她便将装有密拍设备的包包放在面对床左边的床头柜上,并启动了拍摄键。卷宗显示,这也是赵红霞、谭琳玲等人的标准做法。赵红霞这次密拍的视频事后证明不够清晰。

  发生关系后,雷政富称准备离开,周晓雪以一个人孤单为由挽留,他还是坚持离开。双方第四次见面是在2008年春节正月初一的下午,雷接到周晓雪的电话称家人都在南方,她一个人在重庆很孤单,希望雷能陪其半天,雷答应了周晓雪的要求。双方这次见面的地点是江北区金源大酒店,房间依然为周晓雪所开。

  根据重庆警方调查,赵红霞以自己的身份证在重庆住宿登记记录共计为32次,其中在金源大酒店两次,2月7日,即农历正月初一这一次赵红霞入住酒店1620号房间。雷自称这一次上去就直接与周晓雪发生了性关系,聊了一会就离开。离开前,雷给了周晓雪2000元的购物卡,雷称最开始周晓雪推辞不要,后来半推半就接受了。赵红霞供述,当时雷政富给了她5张面值1000元的购物卡,她只拿了其中两张。

  2008年2月14日晚上8点半左右,赵红霞再次入住金源大酒店2506号房间,这个与雷政富及赵红霞分别陈述的双方第五次见面时间吻合。雷政富称,当天为情人节,周晓雪致电称想在情人节见面,双方约好晚8点在金源大酒店负一楼的茶馆见面。聊了一会天后,周晓雪在酒店开好房间,手机短信通知雷房间号,双方再次发生性关系。洗完澡后穿好衣服聊天,有人敲门,周晓雪前去开门,两名男子随后进入,接着便发生“被捉奸”一幕。

  谋划

  2008年秋天,56岁的周天云走马上任重庆市地产集团董事长,不久即遭遇与雷政富类似的经历。当年11月份的一天,周天云收到一个陌生短信,大意是想认识一下,一起出去喝茶。周天云主动回了电话,对方是女孩子的声音,自称“谭林”。此后一个月左右,双方在周天云的办公室聊过两次,第三次见面的地方在重庆江北新世纪背后的月友宾馆,这里距永煌公司所在的金岗大厦仅一步之遥。

  周天云接受警方问询时称,这一次双方聊天十几分钟后,“便有了和她发生性关系的欲望”,周天云最终如愿。双方在半个月后又相约在月友宾馆见面。在进入房间十几分钟后,严鹏等人敲门而入。严鹏依然扮演私家侦探,所不同的是,谭琳玲的“男朋友”是王建军,许社卿以王建军朋友身份前来“轧场子”,肖烨则依然是那个最后时刻出现控制局面的“肖总”。

  这些场面张扬而情节类似的“捉奸案”,按照重庆警方的侦查,先后已经发生多次。重庆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在今年5月7日称,包括雷政富在内重庆共有21名党员干部涉及不雅视频。卷宗显示,除去参与“捉奸”雷政富的张进,肖烨、严鹏、许社卿、王建军、赵红霞、谭琳玲以及郑某梅是其中大部分事件的策划和参与者,他们都属于重庆永煌集团公司。在公司内外,除肖烨外,他们相对应的化名分别是周波、许海龙、王县长、周晓雪、谭平安以及张丹。

  卷宗显示,他们最早开始拍摄官员不雅视频为2006年左右,重庆警方在起诉意见书中认定的时间是2007年底。肖烨供述,他在2006年的时候就以这种方式捉奸过一个领导,当时参与的女性包括赵某梅、谢某、王某凤等人,被捉奸的男性官员他未透露。当时严鹏与许社卿已经在永煌的前身重庆华伦达公司上班,王建军在2007年10月进入该公司,赵红霞与王建军进入公司时间相仿,郑某梅比赵红霞早几个月,谭琳玲在2008年下半年进入永煌公司。

  肖烨供述,利用不雅视频要挟官员的做法由许社卿最早提出,原因是许曾在2007年下半年丢过公司服装,为了弥补公司损失,许就提出了这个建议。许社卿则称此做法由肖烨提出,严鹏、王建军、赵红霞等人认可许社卿的说法。按照肖烨等人的供述,许社卿主要负责获取领导干部的联系方式及招聘年轻女孩,严鹏主要负责购买密拍设备、培训女孩使用,王建军负责在捉奸时扮演女孩子的男朋友,肖烨则是负责善后,充当“能搁平捡顺”的角色,赵红霞、谭琳玲等人则是具体联络领导并密拍与领导的性爱视频。

  肖烨供述,平时和这些领导都没有什么交往,只有采取这种方式才可以接触到这些官员,把他们的性爱视频资料掌握在手里,抓住他们的把柄,他们才能听话,从而为公司获取利益。肖烨供述,最开始只想通过此来获得工程,并未想过直接敲诈领导,“因为这是犯法”,而获得工程等做法则是“踩着法律的红线游走”。

  布局

  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这是一个精心筹备的过程,每个人都分工明确。

  严鹏供述,从2006年开始,他便帮助肖烨购买密拍设备。设备共有两套,主要由一个针孔摄像头、一个手提包及MP4构成,在重庆朝天门及解放碑雅兰电子城购买。MP4烟盒大小,一端可连接买的摄像机,把摄像机安装在女式提包里的时候,只要把MP4连接好就可以拍摄。购买回来后,严鹏先在办公室试了试拍摄效果,后来还在宾馆教赵红霞等人使用,主要是如何打开设备,放到什么位置才能拍到人面部等。

  肖烨供述,第一次录制性爱视频的工具由一名华伦达股东“发明”,不知从何处获得,是一个视频摄像头与一个MP4结合体。谭琳玲称自己使用的密拍包是仿LV提包,颜色较杂,深色为主,高约30厘米,长30厘米,厚10厘米。提包的侧面有一个黄豆大的孔,看起来不是很规整,像是后来剪的。这与赵红霞的供述类似,不过赵称自己用过两个不同的密拍手提包。

  许社卿先后提供两本政府领导通讯录,一份是2005年版本,一份为新版。通讯录由当时仍在重庆市市级机关事务管理局工作的郭华提供。郭华2005年由军队转业,2011年退休。郭华在接受警方询问时称,当时因为缺钱,曾向许社卿借过3万元高利贷,月息12%,并由此与严鹏结识,前后向许社卿提供七八十页的A4纸复印通讯录。

  赵红霞、谭琳玲等人供述,在得到通讯录后,肖烨口述短信让她们按照通讯录名单发送短信。短信的内容通常是:“××领导你好,我是××,在××地方见过您,对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刚从大学毕业,没有在以前的单位上班了,也没有在模特队培训了,现在在华伦达集团上班,希望您有空出来吃饭”,等等。不管回复不回复,肖烨都会安排赵红霞等人周末再继续发,内容则是“××领导您好,又是一周过去了,您工作忙吗?”

  赵红霞等供述,只要领导回复的就保持联系,发了几次都不回复的领导就不用再联系。凡是周末、节假日、或者天气突然变化,肖烨都会安排给领导发短信,周末、节假日就是问候语,天气突然变化就是“天气突然转凉了,请注意及时添加衣服”等。针对领导的选择并不特定,但局限于政府和事业单位以及区县领导班子的一二把手,要有实权。

  领导回复短信的概率并不高。赵红霞供述,当时雷政富明确回复:有时间再约。此后双方短信联系频繁,第一次见面后,赵红霞按照肖烨指示又给雷政富发出短信。资料显示,赵红霞、谭琳玲等用以向领导发送短信的手机与手机号码均为专用,谭琳玲用的是一部淡蓝色的山寨手机,500元。赵红霞称第一个手机为灰色诺基亚平板手机,不好用,她第一次给四十几名官员发信息均是一个一个发送,而且每个人分配到的领导不会重复。

  谭琳玲供述,肖烨教导她们,与领导见面后,只聊生活琐事,少谈工作。在与官员前几次见面不能发生性关系,要让对方感觉自己是正统女孩,第一次见面时要带密拍包,让对方对包有印象。开房时不要一起进酒店、上楼进房间。平时也要从网络上搜集领导信息,包括照片。赵红霞供述,她第一次在KTV唱歌即认出雷政富,正是此前已经上网搜过雷政富照片。与领导拍完性爱视频后通常就不再联系。

  分工

  成功与领导取得联系后,下一步即是拍摄性爱视频,策划“捉奸”。

  确定捉奸的时间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拍摄视频的效果要好,二是再次约定好开房时间。肖烨供述,赵红霞第一次与雷政富开房时拍摄的效果不好,第二次开房就没有捉奸,而是等第二次偷拍得到满意的视频后在第三次捉奸。

  赵红霞等供述,通常在拍摄性爱视频之后,要马上赶回办公室交给肖烨,肖烨通常会放在一个深棕色的男士公文包内。肖烨在得到视频后,会在第一时间交给严鹏处理,严鹏则会让侄子严川江进行编辑处理。严川江是肖烨与严鹏的二哥严宗礼儿子,毕业于重庆联合职大计算机专业。

  严川江接受警方问询时称,他从2006年就开始为肖烨等人编辑视频,当时视频中的男女都不认识,编辑一张,刻录一张。2008年9月之后,一个月内帮助编辑过四五次,为赵红霞、谭玲琳等人与官员的性爱视频。严川江于2008年加入永煌集团公司,后成为股东。

  每次编辑视频都在肖烨家中,用同一台电脑。严川江称,严鹏让其将视频最前面和最后面图像不稳的地方删掉,再把剩下的部分保存到MP4里,每次都是在密拍设备上进行编辑,然后存在密拍设备上,原始视频删除,之后还要刻成光盘,“幺爸(严鹏)说这个事情要保密,不要跟别人说”。刻录四五次之后,因担心在电脑上留下太多痕迹,也怕流传到网上,后来严川江就将电脑格式化,重装了系统,“视频被恢复的可能性很小,这些向肖烨做了说明。”

  雷政富的性爱视频是在2008年编辑,刻录两张光盘,一张给肖烨,一张给严鹏。严川江称,编辑时看到视频每次都是一开始有抖动,接着女主角先出现调整视频角度,跟互联网上偷拍视频效果差不多,应该是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拍摄。

  肖烨供述,光盘主要作为日后与官员联系时使用,要把这个光盘交给涉事官员,也是在暗示对方,原始视频在我们手上,给不给光盘无所谓。

  在完成这些步骤之后,便进入“捉奸程序”。为能让大家相互明白自己的角色,现场相互配合,要提前搞演习。肖烨供述,“搞雷政富的时候就提前搞过”,内容就是熟练使用秘拍设备,调试机位、台词、出场顺序等,在宾馆和公司都搞过演练,“不能穿帮,保证成功”。“捉奸”雷政富时张进因为演得“又狠又凶”曾被肖烨表扬。

  卷宗显示,王建军曾参与六次捉奸,所扮演的主要角色都是女孩子的男朋友,女主角三次为赵红霞,三次为谭琳玲,许社卿扮演最多的是王建军的朋友,具体次数不详。谭琳玲与四名官员发生性关系并密拍性爱视频,包括周天云及时任重庆合川区区长韩树明,赵红霞已知有六次,包括时任重庆市北碚区区长的雷政富、时任重庆市江北区常务副区长的范明文、时任重庆市政府金融办公室主任罗广、时任重庆合川区区长的韩树明、时任重庆市建设投资公司副总经理、重庆渝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粟志光、时任重庆市教委主任彭智勇。郑某梅的次数不详,已知的包括时任重庆市政府金融办公室主任罗广。

  卷宗显示,除赵红霞、郑某梅、谭琳玲外,至少还有赵某梅、马某、易某某、郭某兰等四人参与不雅视频密拍,但涉案官员不详。

  肖烨每次都是扮演“和事佬”的角色,次数不详,“捉奸”现场则包括金源大酒店、和府酒店、渝通宾馆、东和酒店、果岭时尚酒店和蓝剑酒店等。

  肖烨认为这个局设计很周密,被算计的人应该看不出其中的缘由:在现场播放视频,是要让对方知道有他们的把柄,让其害怕;有人冒充女孩子的男朋友是为了让领导知道有人不依不饶;冒充侦探则是为了不让领导发觉视频的来源是赵红霞等人,让领导不会发现是故意整他,而所有人都是化名,则避免日后被找上门或打击报复。

  “借钱”

  卷宗显示,雷政富被“捉奸”第二天,肖烨便让其“办事”。

  这天下午开始,雷政富不断接到赵红霞电话,赵在电话中称自己已经怀孕。赵红霞供述,按照肖烨的指示,她告诉雷政富要把小孩生下来,要和他结婚。雷政富证实上述说法,并立即致电肖烨,要其解决。此刻肖烨与赵红霞正在一起,“他又打电话来了”,肖烨称,就是要这样的效果,让他绷紧弦,“主动来找我”。

  2008年2月16日中午,雷政富接到肖烨电话,称事情已经处理好。二人当晚见面,肖烨将光碟交予雷,雷当场砸碎。肖烨告诉雷,他已经将性爱视频砸碎扔到了河里,并称与张进搞房地产的父亲是老朋友,现在对方有个项目要启动,需要500万元的启动资金,希望给予帮助。雷政富接受警方询问时称,当时并未答应肖烨要求,但肖要得很急。

  肖烨提出自筹200万元,雷政富后来答应想办法筹资300万元,吃完饭后各自分手。

  雷政富称不相信肖烨已经将光盘销毁,但又不得不装做相信的样子。肖烨开口借钱,他即明白肖烨是在用捉奸及性爱视频相要挟,“一下子明白整个过程被人设了圈套”。但如果不答应,肖烨即可能曝光性爱视频,“完全是没有办法”。

  雷政富给北碚区的勇智集团的老总明勇智打电话,称有朋友需融资300万元,明勇智随即答应雷政富的要求。面谈时,肖烨称借款时间为半年,到时连本带利归还,整个过程只有几分钟。雷政富说,具体借款细节及过程不清楚。大约一年半后肖烨归还明勇智100万元,另200万元至今未还。

  雷政富说,找明勇智借钱,“就像我请客吃饭,明勇智来买单一样”。明勇智2007年开始在北碚做BT项目,二人彼此很熟悉,有些事情需要雷政富出面解决。明勇智后在接受警方调查时表示,借钱也是对雷政富给公司帮忙的回报,就是完成雷政富交办的事情,按照吩咐做就可。

  明勇智从未向雷政富提及借款归还一事。欠款到期后,也未走法律程序。

  2009年八九月份,周天云在办公室里与肖烨谈妥200万元的借款事宜。与雷政富的经历相似,肖烨以企业经营困难为由,要周天云帮忙借款200万元。周天云最后让自己内弟胡忠仁及邓燕夫妇的“汇恩拆迁公司”帮助完成了肖烨的借款,这笔200万元的借款也至今未还。

  桃色陷阱这样造就

  招聘女孩公司招聘女孩只选漂亮、能喝酒的。女孩上班后许会按照肖烨指示跟女孩谈心,肖烨也跟女孩“谈心吹牛谈人生谈未来,把自己包装成有钱单身的老板,让女孩崇拜他”。

  短信“钓鱼” 在得到通讯录后,肖烨口述短信让她们按照通讯录名单发送短信。赵红霞等供述,只要领导回复的就保持联系,发了几次都不回复的领导,就不用再联系。

  “洗脑”教育

  肖烨通过和女孩子喝酒,在酒里面下药与女孩子发生性关系,她们名义上与肖烨都是男女朋友关系。之后向女孩们陈述企业经营艰难,承诺赚了钱给提成,并与之结婚,以此让女孩选择心甘情愿地“付出”。

  拍摄视频成功与领导取得联系后,下一步即是与上钩者开房,拍摄性爱视频。

  编辑视频赵红霞等供述,通常在拍摄性爱视频之后,要马上赶回办公室交给肖烨。肖烨在得到视频后,会在第一时间交给严鹏处理,严鹏则会让侄子严川江进行编辑处理。每次编辑视频都在肖烨家中,用同一台电脑。

  再次开房确定捉奸的时间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拍摄视频的效果要好,二是再次约定好开房时间。

  提前演习为能让大家相互明白自己的角色,现场相互配合,要提前搞演习。内容就是熟练使用密拍设备、调试机位、台词、出场顺序等,在宾馆和公司都搞过演练,“不能穿帮,保证成功”。

  正式捉奸在完成这些步骤之后,便进入“捉奸程序”。

  重庆不雅视频案之交易篇:背靠雷政富们发财

  从濒临倒闭到“固定资产近10亿元”,肖烨和他的永煌实业(集团)公司只用了接近4年时间。这可能是作为商人的肖烨最为成功的一段经历,与他手中掌握的数量未明的不雅视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随着不雅视频案波澜起伏,肖烨和他的事业在2012年末陷入谷底。

  “抓奸”情人节当天开房被抓

  2008年2月16日,肖烨找雷政富要“借”500万元,雷政富说:“我当时就意识到他想搞我的钱了。”两天前的情人节,他刚刚被“捉奸”。

  最后雷政富答应借给肖烨300万元。2月16日晚,他致电重庆勇智实业公司董事长明勇智,朋友急需用钱,想借300万元,明勇智当即答应。2月19日,重庆勇智实业开发有限公司把300万元“借款”转到了肖烨的华伦达公司账上。

  1997年成立的重庆勇智实业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明勇智,曾在北碚区开发房地产项目,2008年后主要从事政府BT投资项目。根据工商资料,明勇智目前为北碚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重庆勇智实业开发有限公司则早在2010年7月就被注销了房地产开发二级资质。

  雷政富接受警方调查时称,找明勇智借这笔钱,是因为他当时正在北碚做BT工程。雷称,企业做承包商垫付、政府回购的BT工程,很多时候都需要政府帮助,特别是政府回购时间,直接影响企业的效益与资金流转,有些工程政府可以提前一两年回购,而他当时正担任北碚区区长,一定程度上对此有决定权。

  这与明勇智表述一致,他向警方称,其公司当时在北碚的4个BT工程总造价3亿多元。明勇智说,他借钱来投资的这些政府工程,回购越早,利益越高,如果回购不及时,他就要借高利贷来支付借款。2007年到2010年期间,他多次找雷政富打招呼要求政府按期支付回购工程款,雷政富给蔡家管委会主任李浩打过招呼后,款项都能按期收回。

  卷宗显示,肖烨借钱时,明勇智的北碚光电工业园公路正在施工,工程造价2亿多元。借钱后,在雷政富的支持下,最终明勇智如愿以偿提前两年回购。

  明勇智借给肖烨300万元时,并无财产抵押,在雷政富主持下的双方整个借款过程也只有几分钟。利息、还款时间以及借款协议等都是肖烨草拟。明勇智告诉重庆警方,欠款到期后,曾找过肖烨还钱,肖烨态度恶劣,说没钱,让他找雷政富,“比我还凶”。明勇智称,他由此确信雷与肖之间存有利益纠葛,更不敢向雷政富提及还款一事,尽管有借款协议在手,也从未走法律程序,“那样就是得罪雷政富”。

  2010年肖烨还给明勇智100万元。雷政富称,肖烨2010年因“私刻公章”被抓出狱后,向其索要碚金路滑坡应急工程,雷便利用这个时机要肖烨归还300万元借款。雷政富告诉警方,“当时让他归还300万元,尽量减少我的损失。”肖烨最终还100万元,肖烨供述,借款一直拖欠是因为自己一直没钱。根据审计师事务所审计,2008年8月肖烨在中信银行的个人账户上有230余万元,在泰和拆迁公司有现金1000万元,此时正是借款到期的时候。

  余下200万元明勇智不再抱希望,“能还就还,不能还就算了。就算是给雷政富一个面子。”这笔钱至今未还。

  300万元到达华伦达公司后,很快就被肖烨的妻子柴偲转到了肖烨的个人账户里。肖烨用这笔钱还了20余万元的信用卡欠账、用195.9万元买下了金岗大厦23层500多平米的办公室。这间只花了市价一半的办公室后来成为了永煌集团的总部。

  这是肖烨在雷政富身上挖到的第一桶金。柴偲称,“当时找勇智公司借钱时,华伦达账上已经没有钱了,肖烨的信用卡还欠了几十万元。”

  “华伦达”不务正业

  重庆华伦达服饰有限公司,即永煌投资咨询公司前身,是肖烨2004年出狱后到重庆建立的第一家公司。

  1964年出生的肖烨一共有三个名字。第一个名字严宗义,是按照家里的辈字取的,只在家族中使用;第二个名字严苏,是户口本上的名字,最后一个名字才是后来广为人知的肖烨。据他称,这是在1997年时因为迷信,找人算命后改的。一同改掉的还有他的出生日期,从1964年6月25日改到1968年8月18日。

  “严苏”这个名字在2004年被注销。肖烨称,这是因为2004年他在四川广安被判刑入狱,而后就注销了该名。记者获得的信息显示,这一年他被广安市广安区人民检察院以犯敲诈勒索罪和非法处置查封的财产罪起诉,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自2003年3月5日到2004年9月4日止。一同被起诉的还有王建钊,即后来永煌实业集团公司的法人代表。王建钊同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

  服刑期满后,肖烨离开广安,前往重庆发展。

  2005年8月23日,肖烨与亲弟弟严鹏分别出资80万元和20万元在重庆九龙坡区成立了重庆华伦达服饰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服装销售,肖烨担任华伦达公司的执行董事,严鹏则就任监事。最初华伦达公司在九龙坡区南方花园科园四路办公,后来先后搬到两江丽景酒店楼上及江北黄泥磅洋河花园小区一栋楼里,最后搬到他买下的金岗大厦23楼。

  在2004年认识肖烨两兄弟的许社卿不久后也加入了华伦达,担任人事部经理。2007年加入华伦达的还有赵红霞、郑某梅、王建军等人,赵、郑二人是销售,王建军是肖烨的司机。他们构成了这一时期华伦达公司的骨干员工。

  华伦达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服装销售。但结合肖烨、许社卿及严鹏等人的供述,华伦达从未在主营业务上取得业绩。肖烨供述,赵红霞、郑某梅等女子名义上是客户经理,表面上是服装销售,实际上就是色诱领导和捉奸,除此之外就没有从事任何正规的业务。肖烨称,2006年他已经密拍了领导的性爱视频,但并未给公司的生意带来起色,到2007年就基本放弃了服装生意。他说,那时就明白通过领导销售服装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能为公司找钱谋利就行。

  2006年7月,柴偲经朋友介绍与肖烨相识,柴偲说,肖烨告诉她,自己以前在广安发展得很好,先搞房地产后来卖服装,但被前妻出卖,离婚后来重庆发展。两人在2007年3月结婚,婚后柴偲加入了华伦达。柴偲供述,她“主要做进账、跑银行手续工作,这期间公司没有做什么业务,就是安了POS机刷信用卡,是许社卿建议的,(帮别人信用卡)套现提成”。

  赵红霞供述,肖烨负责公司的一切运作,所有人都听他安排。严鹏平时不上班,只负责运作赵红霞等人去偷拍领导的相关事宜,比如买偷拍包,装MP4,教她们使用偷拍设备,编辑偷拍的性爱视频等。人事部经理许社卿“负责面向社会招聘年轻的女娃,其实就是帮助肖烨物色年轻的公关美女”。

  王建军供述,他2007年10月到2009年4月在公司工作期间,华伦达“从未有过正规业务,卖服装只是一个幌子,全是色诱”。华伦达公司此时的经营状况尚不清楚,但可以证实的是,2006年柴偲与肖烨一起去购买了位于花卉园的黄金堡别墅,当时的价格是100万元,肖烨首付30万元,月供6000元左右;同年他还以按揭方式购入一辆100余万元的宝马轿车。

  2008年6月18日,华伦达公司股权发生变更,由重庆永煌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煌实业)控股,严鹏退出,肖烨与王建军成为股东。同年10月13日,华伦达公司更名为重庆永煌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煌投资咨询),地址更改到了北碚区。

  “永煌”扩张 雷政富被拍下视频后承接地产项目

  控股永煌投资咨询的永煌实业,在雷政富被拍下性爱视频一个月后的2008年3月13日成立于北碚,当时名叫重庆泰和房屋拆迁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其中肖烨持股90%.

  2008年6月6日,泰和拆迁更名为永煌实业,肖烨、柴偲夫妇获得全部股权。2008年8月,永煌实业把注册地址改到了北碚区歇马正街888号。永煌实业提交给工商局的资料显示,北碚区歇马镇政府在2008年7月和8月出具了两份盖有政府公章的书面证明,证明永煌实业是由北碚区政府招商引资,在北碚区工商分局和歇马镇政府共同支持下落户北碚区歇马镇,并获得了歇马镇政府提供的位于“歇马正街888号”的30平方米免费办公用房。但实际上,永煌实业的办公地址一直在金港大厦23楼。

  如今的永煌集团还包括重庆延煌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延煌贸易)和重庆甘家桥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家桥生态农业),这都是永煌收购的北碚企业。

  延煌贸易,前身为1996年3月28日成立的集体所有制公司重庆川东城建实业有限公司。2008年7月25日,永煌实业出资400万元,肖烨个人出资100万元收购了该公司所有股权,2010年11月25日,公司更名为重庆延煌贸易有限公司。

  甘家桥生态农业是在肖烨2010年出狱后收购的。2009年11月,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郭维国受王立军之命开始调查肖烨等人偷拍官员视频一案,11月23日肖烨被重庆警方逮捕,视频被警方查抄。赵红霞、许社卿、严鹏、王建军等人均被刑拘,后取保候审。肖烨则以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被判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2010年6月2日出狱。

  2010年9月13日,永煌实业收购了甘家桥生态农业的全部股权,王建钊任董事长,柴偲任副董事长,肖烨任总经理。甘家桥生态农业前身是全民所有制的北碚区畜牧场,成立于1985年7月2日,由北碚区农业局主管。2007年改制为北碚区农委主管的重庆甘家桥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甘家桥生态农业被永煌收购时,净资产为632.52万元,工商资料显示永煌实业并未支付任何股权转让费。收购甘家桥不到两个月,11月10日,永煌实业以126万余元现金转让了甘家桥生态农业20%的股份给重庆人游文明等4人。

  甘家桥生态农业的前股东之一、现任经理刘世昆对记者解释,之所以无偿转让全部股权给永煌实业,是因为双方合作经营,原始股东将从现在公司的盈利中分成,但因为经营状况,至今仍没有开始分成。他表示并不知道永煌实业已出售20%股权一事。主管部门北碚区农委则没有接受记者关于此事的采访。据接近案情的人士称,实际上永煌收购甘家桥生态农业时,并非如工商资料显示为零转让,而是两者私下签订了一份2600万元的转让协议,有知情人称此举是为了避税。但是直到肖烨2012年出事,永煌也未履行这份协议上的2600万元。一位北碚区畜牧场的退休职工告诉记者,被永煌集团收购时他也买了100万元左右的股份,工商资料中的股东只有20名当时在职的职工,实际股东远比这个多。他在2013年1月透露,几年来股权一直无法兑现,也没有分红,“很多人冒火”。

  据知情人称,目前永煌集团已将甘家桥生态农业转让给了重庆跃豪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料显示,跃豪实业成立于2012年2月6日,注册资本3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胡艺,从事“用自有资金从事对外投资、投资咨询;从事建筑相关业务”等。同时,胡艺也是重庆天字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第五分公司的法人代表。重庆天字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00万元,经营“房屋建筑工程、市政公用工程、土石方工程”等。胡艺的天字集团第五公司经营范围是“为所隶属的企业法人承接其资质范围内的业务”。据称胡艺这两家公司在同一地方办公。

  胡艺公司一位王姓经理2013年2月22日对记者表示,确实收购了甘家桥生态农业,但当天天字公司法务部对此予以否认。胡艺本人也否认了收购。

  前述甘家桥生态农业的股东说,甘家桥的管理层现在对收购一事讳莫如深,而收购金额也有4000多万、7000多万、9000多万元等多种说法。重庆工商局的网站显示,甘家桥生态农业法人代表仍是王建钊,这名股东告诉记者,听说是因为钱没有完全到账。

  一直租用甘家桥公司部分土地种植的北碚区人周林也称甘家桥生态农业已被跃豪实业收购,并称曾到跃豪和胡艺谈过。甘家桥生态农业几年来一直起诉周林,以违反租赁合同为由要求中止还有11年的土地租用协议。周林认为甘家桥公司此举是为了平地,然后以公司收购的形式把地卖给跃豪实业搞房地产开发。

  记者检索发现,2011年永煌集团曾在网上叫卖北碚区的350亩土地,“用途为农业用地,拟定规划为高品质生态居住区”。发布该信息的为甘家桥生态农业股东游文明,他拒绝对记者谈及此事。

  据了解,甘家桥农业生态所在的地还曾被重庆市公安局征用修建警察小区,“2012年春节时,村里开会都准备签协议了”,后来王立军出事,征地作罢。

  甘家桥生态农业目前有300多亩包括滩涂在内的农业用地,在重庆市规划局网站上公布重庆市城乡总体规划(2007-2020年)(2011年修订)图集中的《主城区建设用地规划图》,甘家桥生态农业所在地块为居住用地。有地产界人士对记者表示,尽管有土地转让必须招拍挂的规定,但土地的所有人可以优先拍得土地,补交费用即可。重庆市规划局在2013年3月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网站上的是总规图,在实际规划中并不准确,甘家桥生态农业所在地块的控制性详细规划暂时还没公示。

  永煌投资咨询、永煌实业、延煌贸易、甘家桥生态农业为永煌集团目前的主要公司。永煌官网上描述集团的业务范围是“房屋建筑工程、市政公用工程、装饰装修工程、投资咨询及劳务承包等”,网站上介绍,“固定资产已达10亿元”。肖烨供述,永煌在2012年即接了几亿元的项目。

  获取工程的奥秘:雷政富的关照

  雷政富给肖烨带来的,并不止那300万元。

  雷政富告诉重庆警方,肖烨从他这里共获得四个工程,其一是北碚水土到柳荫公路边坡应急工程。这个工程属于应急工程,按照规定政府可以不通过招投标就发包。雷政富称,当时自己为北碚区区长,便向时任北碚区交通局局长胡涌打招呼,让其协调将这个项目交给肖烨去做。肖烨公司还中标一段二级路修筑工程,同样得益于雷政富向胡涌打招呼。雷政富称,这两个工程造价合计有1600万元。

  此外,肖烨还从雷政富处获得北碚碚金路滑坡应急工程,建设标的大约1000万元,以及北碚水土镇飞马安置房建设,2万立方米的工程量,造价不明。以上信息在肖烨的供述中都有呈现。

  柴偲称,大约是2008年年底,永煌公司接了碚金路的工程,这个工程肖烨赚了100多万元。她在接受警方问询时说,这个工程是雷政富的关照,她几次听到肖烨与雷政富在电话里讨论生意上的事情。而周天云提供的帮助则是在地产集团要拍卖招标卖地时,给肖烨提供信息,当时与肖烨联系紧密的还有一个姓彭的官员。

  利用视频从雷政富处获得工程的,不止肖烨。2010年10月,雷政富接到陌生男子的电话要求见面,他最初并未理会,对方便告知有其性爱视频,若不见便将资料交给王立军。雷政富称,自己再次感到害怕,便约其在北碚蔡家工业园区办公楼见面。此前,雷政富先让北碚蔡家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郭明到该男子处将光盘拿回,二人在红鼎高尔夫会所用随身携带的电脑观看,内容正是雷政富与赵红霞的性爱视频,雷政富当场将光盘销毁。

  随后与该男子见面时,雷政富认出他就是当年“抓奸”时自称侦探的人,他自我介绍叫做严鹏。严鹏告诉雷政富,2009年被公安机关审查时,6天6夜都没有将雷政富与赵红霞的性爱光盘交出,光盘是他与肖烨关系破裂前从肖烨处获得。严鹏供述,与肖烨关系破裂后,自己生活困难,希望雷政富可以解决一下生计问题。

  严鹏供述,肖烨2010年出狱后,两兄弟的关系走向破裂。当时他以曝光雷政富性爱视频要求肖烨还债,肖烨未予理会,两人因此决裂。“我什么也没有,他还欠我的钱不还,我当时是想通过雷政富去查他的公司。”严鹏还认为,手里有雷政富的性爱光盘,找雷办事也有底气,容不得他不答应。

  严鹏供述,雷政富的性爱视频光盘是他从肖烨家里获得,“当时有不超过10张的光盘,后面都写着字,我就只拿走了写着‘雷’字的,因为我只认识雷政富。”

  雷政富和严鹏见面后,对严鹏表示,“发大财不行,但可以给些小业务。”并让郭明具体安排。雷政富供认,之所以这么做,与对肖烨一样,因对方手里有自己的把柄,只能给其工程做。严鹏供述,在郭明的安排下,他获得蔡家管委会一个安置房下水道整治工程和重庆时代建设集团两个厂房的修建工程,前者造价15万元,后者810万元。严鹏供述,两个工程都没赚到钱。

  “傀儡”法人代表

  2010年6月2日肖烨出狱后,永煌系各公司的法人开始变更为曾与肖烨一起在广安入狱的王建钊。

  2010年6月11日,王建钊成为永煌投资咨询的法定代表人,股东也由肖烨、王建军、永煌实业变更为王建钊、柴偲和永煌实业。

  同日,王建钊也成为了永煌实业的法定代表人,公司仅有的两名股东是王建钊和柴偲。2011年9月20日,1980年出生的严川江无偿获得了永煌实业中柴偲50.2万元的股份,严川江是肖烨二哥严宗礼的儿子。严川江供述,2006年至2008年间,他曾多次帮助肖烨编辑偷拍的性爱视频,其中包括雷政富与赵红霞的视频。

  这一天,肖烨也把延煌贸易的法定代表人以及自己所持的20%股份转让给了王建钊。而2010年9月收购甘家桥生态农业时,则一开始就由王建钊担任法定代表人。

  但在永煌公司中,王建钊并无实权,实际上仍由肖烨负责永煌公司。2012年6月13日开始担任永煌实业集团公司总经理的四川华蓥人唐毅证实王建钊并无实权。唐毅称到永煌公司后,完成的项目有27个,未完成的有13个,“公司遇到重大事项都是开会讨论。从来不向王建钊汇报。来了项目先讨论,觉得可行再与肖烨商量。王建钊不参与永煌的经营与决策。”唐毅称,肖烨在公司主要是负责财务、融资,永煌主要承接的是建筑项目,公司现在一直是亏损状态。

  2012年4月进入永煌公司的会计谭志君也告诉警方,永煌有40多个项目,完工27个,还有13个在建,主要在北碚、永川、璧山、石柱、南岸以及四川马尔康。永煌公司从2008年到2011年底大概亏损500万元,到2012年11月可能盈利100万元。

  王建钊告诉警方,在永煌公司里他基本上什么都不管,只有公司要招标接工程项目时,带上身份证和公司项目经理一起到招投标交易中心,以法人代表的身份参加招投标会议。他说自己根本不懂经营,“说白了就是需要我的时候去露个脸。我一个砖工怎么懂得经营公司做老板?我就是肖烨的傀儡。”王建钊自称1987年到2009年在岳池、广安、陕西一些工地当砖工,照看建筑材料,2010年5月份按照老乡肖烨的安排,出任永煌的法人代表。王建钊称与肖烨是岳池县九龙镇同乡,自小就很熟悉。

  肖烨对此供述称,让王建钊当法人代表是因为他刚因伪造公章罪服刑一年,对公司的经营有影响,且公司当时已经全面转入建筑业,他对建筑不懂,担心出质量与安全事故。后来唐毅让担任总经理,“是担心王建钊将公司做垮了”。肖烨供述,此前在广安的时候也是采取这样的办法。

  2010年12月,肖烨将公司转让给王建钊,转让费2000万元,肖烨的年薪为40万元,公司每年租金60万元,六年后一次性付清。

  柴偲称,2011年3、4月,她和三个朋友在璧山县一矿山开采矿场,肖烨帮她投资了400万元。肖烨2011年12月将现在居住的花卉黄金堡高级别墅抵押贷款129万元,其中50万元划到璧山县的一个建材市场。这一时期,璧山县的县委书记范明文也是曾被肖烨等人拍下性爱视频的官员之一。记者查证,2012年2月,永煌集团曾以1092.25万元中标了璧山工业园区青杠塘坊标准厂房道路及基础设施工程项目,以168.08万元中标了璧山工业园区福顺大道尾端道路工程(二次)项目。

  卷宗显示,2008年后肖烨的生活不再拮据。柴偲称,2009年8、9月,肖烨借给兴业银行一个朋友300万元,2011年初借给广安朋友400万元,2011年借出50万元,2011年借给广安朋友30万元,2012年7月到10月份,为他人垫资370万元保证金。2011年6月18日,肖烨购买了一辆价值250万元的奔驰S600L,首付169万元。柴偲也在2011年12月购买了一辆价值61万元的奔驰车。

  重庆不雅视频案之曝光篇

  雷政富视频曝光原因:许社卿为报复肖烨

  2013年5月2日,重庆检察机关发布消息,重庆市公安局已将不雅视频案移交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而第一分院已指定渝北检察院审查起诉该案。

  重庆市公安局起诉意见书〔渝公刑诉字(2013)001号〕称,犯罪嫌疑人肖烨、许社卿、严鹏、赵红霞、谭琳玲、王建军的行为已触犯刑法之规定,涉嫌敲诈勒索罪。警方移交检方的材料显示,敲诈案件最早发生于2006年,2009年11月在时任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主导下曾尘埃落定,但肖烨等人并未因此受罚。本次再掀波澜,则是一连串错综复杂的因果。

  谁发的视频?

  肖烨兄弟首先相互质问是否为对方所发,得到否认回答后即猜测可能的人选

  2012年11月22日上午,肖烨在永煌公司办公室接到一个陌生来电,是胞弟严鹏打来的。两人反目后已有几年未曾联络。严鹏在电话中开门见山:北碚区工程交易中心主任郭明告诉他,几年前偷拍的雷政富不雅视频上网了。肖烨上网查看视频,正是此前他们拍摄的。兄弟俩都有些惊慌,肖烨让严鹏立刻到办公室商量。

  此时距离“人民监督网记者”在微博上贴出这段视频已经过去两天。这段主角为时任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的性爱视频,不足1分钟,却很快爆红网络,引发一场风波震荡至今,而其来源也曾引发广泛猜想。

  案卷信息显示,见面后,肖烨兄弟俩首先相互质问是否为对方所发,得到否认回答后即猜测可能的人选。严鹏提及许社卿前不久曾到过北京,而视频正是从北京传出。当晚,兄弟二人约见许社卿讨论有关视频事宜。针对许社卿的猜测开始没有得到证实,许社卿只是承认去过北京,其余则保持沉默。

  肖烨在这次会面中叮嘱许社卿,网上已经出现赵红霞的名字,让其转告赵红霞不要露面。许社卿供述,肖烨称这件事情公安机关肯定要找到他(许社卿),到时就让许承认与赵红霞是恋人关系,因为与赵红霞吵架,进而曝光。

  次日,即2012年11月23日,严鹏与前妻康红梅开车回到岳池康红梅老家。甫一进门,严鹏便让康红梅从衣柜拿出此前让她保存的资料,这是一小叠先用报纸包好再用透明胶布缠好的光盘,拿到手后,严鹏即在门口右边坝子上先将光盘折断,再加上干草烧掉。严鹏供述,光碟有七八张,为肖烨此前交给他的,“2009年那次出事后藏起的,当时被抓后警察没让交出”。雷政富不雅视频曝光后,为防节外生枝,赶紧取出销毁。

  同一天下午,赵红霞与谭琳玲也知道了雷政富不雅视频被爆出的信息。谭琳玲供述,2012年12月23日下午,她在网上看到了雷政富的视频,并未在意,直到后来网上提及视频中女主角赵红霞的名字,才觉事态严重。她连忙与赵红霞联系,让她赶紧看新闻。这一说法与赵红霞的供述基本一致,赵红霞称,看到留言及视频后即与谭琳玲约见,但商量了一个小时也没有结果。“当时大家心情很复杂,都担心自己的事情,怕影响家庭。”

  赵红霞与谭琳玲在2009年5月离开永煌公司,网上爆出不雅视频时两人均已结婚,都育有一女。谭琳玲供述,“赵红霞之前没有跟我具体讲过,但提及与北碚一个姓雷的领导发生过关系。”当时二人均感到奇怪,因为2009年公安机关处理此事时,已将视频收缴。赵红霞准备向肖烨询问,被谭琳玲制止。

  不过,两天之后,这一切都不再重要。卷宗显示,2012年11月25日,所有涉案人员都已经归案,接受警方调查。这期间,肖烨告诉妻子柴偲,网上针对不雅视频的炒作有点凶,公安机关可能搜查公司,让她赶紧将一些重要文件与资料清理一下并妥善保管。柴偲在完成丈夫的交代之后,于2012年11月25日被警方抓获。她后来并未被警方列为本案被告人。

  “为了报复”

  许社卿想找人“整一下雷政富”进而报复肖烨,王群江称自己认识一名“资深记者”

  肖烨、赵红霞等人还在疑惑时,王群江看到视频即知幕后提供者。他是许的河南老乡,现任河南省伊川县半坡乡副乡长。在接受重庆警方问询时,他表示人民监督网记者曝光的这段视频,由许社卿提供,而他在北京的朋友焦银斌则是许社卿与的中间联络人。

  这也是许社卿向警方供述的事实。2012年10月底,他从重庆回到河南老家,找到相熟的朋友王群江,给其看过雷政富不雅视频后询问,是否可以找到可靠的人“整一下雷政富”。王群江称在北京认识一些人,其中有一名资深记者,“关系很广,知道怎么办”。

  曝光这段视频是想报复肖烨。许社卿供述,2007年到2009年他在肖烨手下做了很多事情,肖烨却一直不兑现承诺,“他找了钱吃香喝辣,我们却什么没有”。他知道视频中的官员与肖烨关系好,要通过这个官员来影响肖烨。“就是要把视频给有办法的人,不管是网上曝光还是公安局去查都好,让雷政富下课,反正对肖烨不利。雷政富的事情我没有参与,其他我手中的视频我都参与捉奸了的,所以就选择了雷政富这一段,才不至于将我暴露出来。”

  此后一两天,许社卿与王群江一同开车前往北京,在二环路边的一家中餐馆与见面。许社卿称,当时有4个人,看起来不算年轻,他首先介绍了“人民监督网”的性质,并发给每个人一张名片。许社卿告诉,自己有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的视频,并通过手机播放。当即让许社卿将视频交给他,许社卿问及如何处理,称不用他管。

  资料显示,许社卿当时并不信任这个“同行”——在警方查获的许社卿物品中,许社卿有两个军官证,一个中国社会民意调查网的记者证,职务是豫西工作室副主任——因此,在第一次将视频拷贝给时他故意将视频文件名后缀去掉,致视频无法在电脑上播放。

  之后,嫌饭店太吵,建议换到咖啡馆详谈。其间,在征求王群江意见后,许社卿在咖啡馆将视频拷贝给,并告诉对方,2009年他曾因为这个视频被重庆公安局“7·30”专案组抓过,他手里还有其他重庆厅级干部的性爱视频。则告诉许社卿,这段视频太短,“不能做证据”,需要做鉴定,最好把原版交给他。许社卿当时回答“回去找了再说”。

  当时问及视频来源,许社卿回复此前他跟过一个“老大”多年,这个人很不地道,后来无意间得到这个视频。在接受警方调查时许社卿承认,视频是在2008年三四月份从肖烨的电脑上秘密拷贝。当时共有五六段视频,其中两三段是相同的一男一女,长的一个小时,短的一分钟。另外他从肖烨给他的MP4中拷贝出一段视频,涉及韩姓官员。他参与了对这名官员的捉奸,女的是谭琳玲。

  许社卿供述与只见过一次面,并未交换联系方式。雷政富视频曝光前一周,许社卿接到王群江电话,要他将其他视频马上发给他,许社卿回复只有这一段视频。此后,因担心“乱整”,他曾用其女友易某某的手机与联系,在电话中告知:现在不方便接听。许社卿让有时间回电,未果。

  此后不久,11月20日,网络上便爆出雷政富不雅视频。许社卿知道事情闹大,便将视频从U盘中删除,将U盘砍成几段,用纸包住扔掉。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手中有多段重庆高官性爱视频,首先曝光雷政富是因为他相貌特征很好辨认。

  旧案重提

  郭维国表示,王立军后来是否向市委、市纪委汇报过不得而知

  记者获悉,重庆市公安局在雷政富不雅视频爆出第二天即介入调查,并在同年11月23日成立“11·23”专案组立案侦办。重庆警方称,2012年11月21日重庆市公安局在工作中发现赵红霞等涉嫌敲诈勒索案。

  起诉意见书显示,重庆市公安局现已查明,2007年底,犯罪嫌疑人肖烨与许社卿商议,利用妇女群发短信色诱党政领导与其发生性关系,并密拍性爱过程和设圈套实施“捉奸”,以此来勒索领导钱财或者迫使领导为其公司谋取利益。合议后,肖烨即陆续组织许社卿、严鹏、赵红霞、王建军、谭琳玲等人参与实施。

  其中,赵红霞化名“周晓雪”,拍得其与雷政富(时任北碚区区长)在江北蓝剑宾馆的性爱视频,谭琳玲化名“谭琳”,在江北区金源大酒店附近一宾馆成功密拍与周天云(时任重庆地产集团董事长)的性爱过程。

  重庆市公安局认为,犯罪嫌疑人肖烨以非法占有他人财产为目的,积极组织、策划、实施敲诈勒索犯罪活动,非法获利特别巨大,为上述二案主犯;犯罪嫌疑人许社卿、严鹏、赵红霞、谭琳玲以及王建军为从犯。

  对于重庆公安局而言,这实为一桩旧案。

  记者获悉,雷政富等被肖烨等人持视频威胁后,自知终将事发,于是主动向时任重庆主要领导坦白此事。2009年11月,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授意处理此案,并让自己的得力助手郭维国负责,郭遂交办给了直接受命于他的“7·30”专案组。

  2009年11月前后,王立军将郭维国叫到办公室,称收到举报,有一伙人在针对重庆的党政干部进行敲诈勒索,安排他组织力量查一下。当时现场只有王立军与郭维国两个人,王给郭两个手机号码,称是嫌疑人用于敲诈的号。

  郭维国立即安排“7·30”专案组对此事开展侦查,当晚将这两个号码给予专案组。

  专案组大概用半个月时间查明,这伙嫌疑人以一个姓“肖”的男子为首,专门安排年轻女孩用重庆市委机关的通讯录,逐一拨打高级干部的电话并对其色诱。一些高级干部与肖某安排进行色诱的女孩发生了性行为,被录像、敲诈。

  专案组缴获了视频资料及光盘,并向郭维国汇报案情。王立军接到郭维国汇报后称这事影响太大,得向市委、市纪委汇报,要求郭维国立即把案件的相关材料以及被肖某等人拍摄的多名党政干部的性爱录像交给他,待市里有决定后再行处理。汇报时办公室只有王立军与郭维国两个人。

  相关材料装在一个塑料袋或档案袋中,里面有光盘及移动硬盘。郭维国称,他拿到后直接给王立军,所以不清楚光盘、硬盘具体数量。由于当时王立军要得很急,拿到材料后都是直接交给他,郭维国与专案组的人都没看过,他只记得涉案领导均为国有公司的老总和厅局级干部,能记住名字的有范晓文、韩树明、周云天、雷政富等六七个人。

  郭维国表示,王立军后来是否向市委、市纪委汇报过不得而知。此后,在涉及的党政官员中,没有任何人找过郭维国,郭维国也没向其中任何人提过此事。涉案视频只有专案组办案民警、郭维国接触过,最后交到王立军手中。郭维国认为,这些视频资料存在没有被完全缴清的可能,这伙嫌疑人手里可能有复制品。

  相关的材料、录像交给王立军后就再无下文,王立军也没有再过问过此事。他被免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以前,将所有的材料全部带走。郭维国称,王立军在重庆市公安局主楼15楼有一个档案室,王立军抓人“小辫子”的材料应该都放在那里,后经重庆市公安局查实,该档案室中并无这些材料。自2009年12月便在王立军身边帮其整理文件的秘书罗治西也表示从未见过此材料。

  卷宗显示,此后,由于案件没有受害人的材料,王立军一直也没有进一步的指示,以敲诈勒索的罪名无法完成对肖某等人的诉讼,专案组最终按照私刻印章罪对肖某进行处理,同案的其他人办理了取保候审,准备待王立军将相关情况报给重庆市领导决定以后,再进一步开展工作。

  意外罪名

  “当时专案组的人说只谈领导被捉奸的视频在哪里。”最终,肖烨却因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被判刑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0)渝一中法刑终字第105号」显示,2009年10月,被告人肖烨伙同严川江为重庆永煌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违法取得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专业承包三级资质而伪刻“重庆市北碚区建设委员会”、“重庆市北碚区社会保险局”、“重庆市北碚区社火保险局业务审核专用章业务员编号(2)”等印章,使该公司非法取得了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专业承包三级资质。经鉴定,“三枚印章与原件不符,均系伪造的。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肖烨为取得工程承建资质,伙同他人伪造国家机关印章,其行为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已构成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被告人主动到国家机关投案自首,具有自首情节,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审后,肖烨提出上诉,理由是具有自首情节、认罪态度较好。重庆市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肖烨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对肖烨等人而言,被以“私刻公章”之名定罪在意料之外。2012年11月25日,在涉嫌敲诈勒索雷政富等人被抓后,肖烨、赵红霞、王建军、许社卿以及严鹏等人均供述,2009年因不雅视频一案被公安机关抓获过。当时涉案的还有肖烨的妻子柴偲及侄子严川江等人,赵红霞因涉嫌敲诈勒索被刑事拘留一个月。

  不过,除肖烨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缓刑两年外,其他人均被取保候审。

  肖烨供述,2009年被抓后知道是因为密拍领导性爱视频设计捉奸的事情败露。当时也如实交代了雷政富的事情,但借此向领导借钱的情节没有交代。“当时专案组的人说只谈领导被捉奸的视频在哪里,交代出来视频即可”。

  肖烨供述,当时妻子柴偲及王建军首先被抓,他便让广安朋友开车带其与许社卿和易某某一起出逃。原因是许社卿知道的事情多,是同案,如果他被抓,自己也会被供出来。“喊到一起,就是商量对策,大家安全。”当时商量结果是许社卿与易某某回许社卿老家河南躲避,“再就是担心许社卿在离开公司后继续采取这种方式要挟领导,被公安机关抓获后牵出我的事情来,大家要统一口径,不承认捉奸的事情。”

  出逃途中,肖烨当着许社卿面告诉易某某,许社卿结过婚,有老婆孩子,但他们没有感情,如果被公安机关抓住,大家都不要承认捉奸的事情,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肖烨供述,这样做,是让易某某有心理准备,一旦被抓才知道许社卿骗她,一时气愤就会把所有的事情交代出去,也会把要挟领导的事情说出来,“就用这样的方式稳住易某某,大家安全”。

  上述言论得到柴偲以及易某某的证实。柴偲称,当时是严鹏打电话告诉肖烨王建军被抓,肖就让其将家里的笔记本电脑拿给肖的司机,称电脑里有些重要的东西。当日下午4点,柴偲在办公室楼下被抓。2010年6月,肖烨获释后告诉柴偲,已经将那台笔记本电脑砸毁。

  卷宗资料显示,2009年年中,肖烨曾在家里给柴偲五六张光碟,并告知这是他密拍的性爱光盘。2009年9、10月间,柴偲曾看到肖烨拿回家一袋用白色塑料袋缠起的圆柱形的东西,说是重要的碟子。2009年10月左右又从柴偲手中取走,说是要放到更安全地方,后来柴偲得知这些光碟是放在肖烨的二哥严宗礼处,后来被警察搜走。

  肖烨在2010年6月2日出狱,曾与雷政富见过一次面,大约20分钟。肖烨供述,自己并未提及被抓是因为拍摄领导性爱视频,主要谈个人经济情况,而雷政富催他早点还钱。上述事实在雷政富的供述中也有体现。

  早有前科

  2004年之前肖烨的身份证名字为严苏,绰号“苏打滚”,当时他已有多次前科

  实际上,重庆公安机关如今针对肖烨“敲诈勒索”的指控,他早在1997年就曾小试牛刀。

  2004年之前肖烨的生活轨迹基本分布于老家四川广安、岳池等地,彼时他的身份证名字为严苏,绰号“苏打滚”。记者获悉,当时他已有多次前科,1996年10月4日因涉嫌诈骗被成都市铁路公安局重庆公安处收容审查。1996年12月6日被解除收容审查。2003年3月5日因涉嫌诈骗被成都铁路公安局重庆公安处刑事拘留,经重庆铁路运输检察院4月11日批准,2003年4月16日由该公安处逮捕。

  资料显示,1995年1月12日,严苏之胞弟严鹏在岳池县龙藏信用社贷款3.5万元,至1997年11月尚欠2000元本金及利息未还,信用社多次催收未果。1997年11月16日下午,龙藏信用社主任郑宗文来广安催要贷款,严鹏将郑带到一茶楼中喝茶,在未归还欠款的情况下让郑开具收款凭据,称身上无现金,次日取款再还,并留郑在广安吃晚饭。席间,严苏、王建钊和刘跃进(时任金恒公司办公室主任)均到场,频频向郑灌酒。郑醉酒后,由严苏安排,王建钊及严鹏、刘跃进将郑宗文扶到广安粮食宾馆,并将桂园宾馆的一位卖淫女也带到郑所住的房间为其提供性服务,被原广安县公安局城南派出所抓获。次日,严苏同王建钊到派出所对郑称,王建钊是城南派出所王所长之弟,现在搞开发,如郑答应帮贷款,就为其说情,否则被罚款并拘留15天,还要通知单位。

  郑被迫同意后,由严、王二人替郑担保使其回到家中。2003年11月20日,严苏安排王建钊和刘跃进邱志刚到岳池找郑宗文贷款,至少要30万元,郑宗文不同意,王建钊按照严苏指示,以要把郑嫖娼之事向岳池县信用社告发相威胁,强迫郑宗文开了一张户名为王建钊的30万元的活期假存单,以便拿到其他信用社抵押贷款。当晚由邱志刚交给严苏。

  2003年11月21日,王建钊按严苏的授意又逼迫郑宗文贷款10万元,郑以自己只有5000元以内的贷款权限为由拒绝。王便提出以袁晓东、房华梅等7人名义,每人贷款4900元,郑被迫同意。王建钊等人安排这些人私刻了私章,与当日下午在郑所在的信用社贷款3.43万元,事后,郑宗文向时任岳池县政法委副书记廖中国反映情况并求助,廖通过岳池县公安局时任刑侦科长韩燕,追回了30万元的假存款单,此次贷款的3.43万元至今未还。

  韩燕事后称,当时本来要郑宗文报警,郑不同意,要求私了。当年在桂园宾馆的一名工作人员称,1997年11月17日下午3时左右,派出所给桂园宾馆打电话,让他们去取“小张”(卖淫女),他到了派出所帮“小张”交了500元罚款,将小张带回,并证实支付50元现金要求带“小张”出去的人是王建钊。

  广安市广安区人民检察院「广检刑诉(2003)23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严苏、王建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威胁的方法,逼迫郑宗文为其贷款,且不归还贷款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应以敲诈勒索罪对二被告进行处罚,追究刑事责任。

  不过,法院驳回了公诉机关的请求,认为二被告人敲诈勒索的罪名不能成立,理由是本案被害人郑宗文被要挟嫖娼的事实,公安机关出具证明1997年度城南派出所没有郑宗文与“小张”嫖娼之事被治安处罚过的档案材料。

  一年后,肖烨离开广安前往重庆发展,注册成立重庆华伦达服装公司,即永煌公司前身,重庆不雅视频风暴由此开始酝酿。

文章推荐:

女教师等公交突遭陌生男拖拽 四名初中生组“人墙”施救

媒体披露重庆不雅视频案始末 雷政富开房三次被捉奸

传说中进击的大绅士传说 我国发布新修订的《医疗器械分类目录》

人民日报评论谈IG夺冠:这“电竞”,不一定是那“电游”

男子因酒菜不合口味毒打女友致死 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